股民学校,从心出发!改版更新中,敬请期待!

庄家自述:聊聊我坐庄的日子

好文推荐 股民学校 6038次浏览 0个评论

真正能坐过庄的我想也不多了。一般而言,现在股市里面的庄股也不多了,很可惜。我是早期遗留下来的几个余党。如果你问做庄的感受,和散户的感受,这里我先介绍一下我的两种身份。

首先:

1 股市,我是庄,完全的庄股。

2 期货市场, 我是小散。—— 美原油期货

因为自身是强庄控股,控股比列在百分之七十左右,并且,2007年以后就不再自身做庄。只是接手一些目前强庄控股,大跌之后资金有限的残局。 简单点来说,就是坐庄失败以后,我去帮忙解套。不知道这样说,是否明了?

对于“庄”纯粹的感受, 主力的大资金好比鸡毛毯子, 附身于鸡毛掸子上灰尘是跟风盘,一鸡毛毯子扫出去,有些灰尘被甩开,这些就是获利盘。 我每天感受就是不停的甩鸡毛毯子。

对于“残庄的感受”, 就是不能动,一动鸡毛毯子就要掉鸡毛——《你很可能拉高亏钱,拉升之后无对手盘》,没办法实在要动,就只能慢慢的挥鸡毛,这样才不会掉鸡毛—— 你拉升的太快鸡毛自己都会掉了。跟风的灰尘是有,不过都进不来,都在鸡毛之后,而你拉升速度不够,鸡毛速度又太慢,吸附不掉。

那怎么解残局?解套超级大资金, 这个缠中说禅之前说过的跌停板吸筹。改进了一点跌停板出货。

附图:修改了一点,为了保密。

1 连续五天大跌 – 注意这是里是无量空跌

2 连涨三天之后开始洗盘

3:跌停洗盘,获利盘进来

4:2个无量涨停

5:获利盘出逃

6:横盘不动

7:再度跌停,因为图形一直保持向上,趋势明显,跌停板出货

8:第二个跌停之后再出货

首先: 这是反弹出货,大级别的反弹之中出货

其次:这是砸盘出货,不过买盘一抢而空

再次:出货以后,可以在任何一个跌停位置止跌做反弹。

整个过程表明坐庄思考的问题和散户思考的问题不在一条线。短期的盈亏对长庄其实看的淡。

在第二个无量涨停的时候是接了不少飞刀,可是那又怎么样?

接下来的过程就是阴跌开始继续 压空,让割肉盘出来,筹码接回。因为长庄被套以后是要慢满赚钱,所以开始压低价格,继续玩下去,直到钱足够多,那开始了新的路程。那就不是残局了。

至于散户,你就是散户,很容易对比出来的。

事实上,我远不止接管一只,是四只,明天又要开始档鸡毛了。四只中三只已经跌停了。

顺便补充一下: 整个坐庄过程之中拉升的契机是极其重要的,火候就在此处,如果你有一点基本的出货经验,那就该知道,要将主仓的筹码置换出去,除了边拉边出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出货,这最后的一个门槛,都是由之前的拉升决定的。而在非极端的出货方式之中,边拉边出这四个字的分字究竟是拉了再出,还是拉升的过程之中出?这里很多人会有疑问。

首先对拉升的基本流程做出介绍:

如果你炒过股票,那你也许就知道缠中说禅,在缠中说禅的系统分类之中,是有笔线段,中枢的概念的。而在实际的操作(控盘)之中,边拉对应的是笔,出对应的中枢,三买二买对应的是脱离中枢的一段运动(注意这里是否有第二段拉升,第三段拉升,完全取决于控盘筹码),筹码在不段减少,这直接导致对盘面的控制力下降,浮筹开始了起来。

很可能出货完成以后,股价还会继续惯性的上涨,直到最后多空力量趋势转换。开始见顶。

拉升过程的感受问题:

坐庄来讲,最简单,最容易实现,最强有力的拉升出货方式,也就是上面文字所说的,在控盘的角度上筑小平台三段式拉升,在散户的视角对应的模型也就是缠中说禅的三段式中枢背驰理论。

在庄和散两个博弈的角度上,是对散户的一个思维上奴役,一个习惯认知的塑造过程。每次都是跌停洗盘,第一次跟风不多,第一个构建的中枢平台的压力较大,场外资金犹豫,可是第二次,第三次之后,就有了固定的认知,一旦群体的认识统一,那就是 破和立的游戏。

感受起来就是每天都拿着鸡毛胆子在呼啦哗啦,每次都是同心的转啊转,每次转三圈,开始提高速度,三圈之后,提高速度,灰尘之类的开始聚集之后,等一个契机,反向转一下。哗啦。

好啦~ 这里顺便把缠中说禅坐庄和理论建立说出来了~

当然市场上也并不是任何人坐庄都能OK,要不怎么有庄被套了?

另外的一种体验那就是十万个蹦腾嘛在心中:

出不出去,怎么办?

这么低,卖不卖?

这么高了,拉不拉?

今天跌停了,大盘又起来了,草泥马。

筹码低位打飞了,草泥马。

怎么那么多的获利盘?

怎么那么多大单?

大单给还是不给?

不会有老鼠仓吧?

小王搞得鬼?

X总他们资金进来了?

怎么今天还吃货了?不是出货的么?

那不是我的世界了。

PS: 几十年不出来冒泡,又开始纠结我的身份了。

觉得有感觉不错就好好看看我写的。不能满足你,就一笑而过,OK么?

借用别人的号,透透气而已。全封闭了两个月,我也是闷坏了。

不是祖国母亲的召唤。我才不来,一点都不好玩。

由于这个问题关注的焦点是体验:

我再说下我的感受,最顶尖的那一批在股票市场控过盘的人(这里不只是简单的小股票坐庄,那真是大资金,打阵地,系统化),也是实战经验最足的那一批(其实也就那么二十几个人),很可能很被动,科班出身的人多半被强制性招安了(社保养老外汇储备),另外一批人多半去了美原油市场(新一代的操盘手我并不熟悉,我是第二代盘手,也就是缠中说禅这一辈,股指期货推出的比较晚,政策干预比较厉害,所以大部分都去了美原油市场,至少在当时10亿级的资金来看,是更好的选择)。在我看来也不怎么理想(试图在短周期内,在期货存量资金非常多的情况下,做盘期货,难度太大)。会有很深的孤寂感(这一批人力死伤无数,我是被伤的人,目前还有后遗症)。没有一个容纳性更强的市场,年岁上去了,也没有那么多激情(结婚都比较晚,结婚以后发现婚姻比想象的重要,基本都退隐)。基本都是牛熊周期交易一次两次(10亿级别不想自己折腾,十年一个牛熊周期,复利还是很强大的)。时间的跨度比较强。

和你们谈起来,有一种谈历史的感觉。


来源:知乎


喜欢 (2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链接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