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民学校,从心出发!改版更新中,敬请期待!

解密一个内幕交易者的作弊心得

好文推荐 股民学校 795次浏览 0个评论

一个交易员的日常工作状态是这样的!

(财经八卦阵|选自新浪财经)


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(微信公众号kopleader)机构专栏 金融客平台 作者 特尼-达夫(TurneyDuff) 翻译 冀洁

不要针对一件确定的东西进行期权交易,联邦调查局首先查的就是这个;保存一份记录,比如一封邮件,给自己想好各种各样的理由,就是不能提内部信息;买入时多买一点,然后在声明公开前抛出一些,以混淆视听,这样没人怀疑你是提前获知的消息。


接收内幕消息——一个交易员的日常工作状态

我曾经在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做了一年多的交易员。有一次,我接到一个电话。“你好,我是盖伦,”我接起来说道。

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什么,我没听清。

“我是盖伦。”我又重复了一遍。

这次我好不容易听清了那边的声音:“盖瑞在吗?”

“不在,”我回答。“他出去了。”随后是一阵沉默。

正当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那个模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拉贾在吗?”

“抱歉,”我说,“他也不在。您有什么事吗?”

我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呼吸声。我脑中浮现出一个穿着军用大衣,站在电话亭里的人,非常神秘。

终于,这位先生的声音变得清晰一些了。“杰弗瑞集团在6分钟后就会给亚马逊提价,”他说道。然后我听到咔的一声,似乎电话断掉了。我不知道他是谁,电话号码多少,也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。我瞟了眼电脑上的钟,时间显示下午12点59分。我不知道该把这个消息告诉谁,也不知道能告诉谁。大概那位先生脑子进水了,也可能是我上司开的无聊玩笑。我又看了一眼钟,正好1点。

我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。是不是应该买几股亚马逊?看是不是会涨?但马上我又否定了这一想法。谁会像个俄罗斯间谍一样在大白天的打这么一通电话啊?似乎时间一下子快了起来,已经1点过2分了。但如果我没买,而确实涨价了,那位先生过会儿要是联系到了盖瑞或拉贾的话,那该怎么办?我靠。现在1点零3分了。只有两分钟时间决定了。1点零4。干!我买了10万股亚马逊股票,躺回到椅子里,希望那位神秘人没有说错。

1点零5分,亚马逊的股价开始涨了。一开始是50美分,几秒后变成了2美元。杰弗瑞集团的小灯开始闪,我接起电话。对方告诉我他们在提价。我心想,我早就知道了,然后向他道谢,挂掉电话。我盯着不断上涨的股价,心里始终有个念头盘旋:我可能做了违法的事。


但这个念头马上就被我抛到了一边。没事的,这事已经结束了,我安慰自己。每天老板都点着我的脑袋叫我做出点成绩,现在时机到了。反正以后只要电话一响,我都抢着去接,必须再和那位神秘的先生通话。股价到了5美元。我心想,如果每天我都能接到这样的电话,那我肯定会成为最棒的交易员。

当破坏规则成为规则

我不记得自己第一次横穿马路确切是什么时候了,可能是70年代初在克利夫兰的某处。我应该是牵着爸爸或妈妈的手,两个人都在往两边看。不是在看有没有警察,而是在看有没有车子过来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:这家伙准是想把内幕交易比作横穿马路。好吧,我不否认。但事实是,当我1994年来到华尔街时,内幕交易就跟横穿马路一样普遍。对局外人来说,似乎其中有些事理应被质疑,但实际上这就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。

我们管它叫“边缘”(edge)。两年间,我从一个年薪4万美元的摩根士丹利销售助理,做到帆船集团负责10亿美元基金项目的首席交易官,年薪30万,正是所谓的“边缘”助我走到了这一步。90年代末和之后的那段时间,对金融业来说,就跟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的“类固醇世代”(steroidera)一样——如果你想在我工资后面打个星标,我没意见,反正我也不可能进入华尔街名人堂。游戏规则就是如此,可能现在也是一样。要么加入,要么被淘汰。

如果我没有拼命往所有的“边缘”上爬,我是否能一直留在帆船集团?其实我也不知道。对我来说,这一切的转折点发生在2000年8月,美国证监会发布了公平信息披露规则(RegulationFD),规定上市公司若要披露有关发行人或其证券的重要非公开信息,则必须同时向公众作出同样的披露。此举是为了防止信息的选择性披露。但一朝一夕内要想做出改变是不可能的。数年之后,各大公司和投资者才开始遵守这一规则。那段时间,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信息披露的公平战场。

但总得有人说话吧。于是,“专家网络”在华尔街应运而生。这么解释吧,如果辉瑞公司的一个线人不肯提供信息,我们可以找和他相熟的医生或者律师,付他一笔咨询费用,权当是请个顾问。然后,我们就可以通过他来完成这笔交易。这就是所谓的换汤不换药。这种事情满世界都是,而且不会停止。另一种得到情报的方式来自华尔街内部。分析员永远比公众提前得知何时提价,银行家在公开之前就知道交易的细节,交易员会看到大笔订单的数据。虽然不是人人都干这一行,但要找到这么一些人其实也不难。

“10分钟内我们就要提XYZ的股价”或“收盘时要买进一千七百万股XYZ”这一类的对话,和电视上演的截然不同,也就是一通电话的事儿,这就是“边缘”。拿下一笔买卖之后,大家最多是击拳相庆,可能你的经理会向你笑一下(他们通常是不出现的),再然后就是更多的钞票。电话另一头的人则接到更多的订单,拿到更多的佣金,名字后面再多几颗星星。


一些个人之间的交易也时有发生。我记得有次是在2000年左右,在切尔西区的Marquee俱乐部。当时俱乐部里人很多,但VIP区域还有位子。里头光线昏暗,正好。音乐节拍的震颤通过地板传到我的脚上,觥筹交错间折射出烛光,漂亮的女人们在一起嬉笑。对冲基金公司的内部团体像黑手党一样在这里聚集,在座的还有几个网络公司的蠢货。

坐在我正对面的是兰斯,和我一样,他也是一个交易员。他在几家金融服务公司都有门路,比如Avalon。只要有人提交一份批评某公司的调研报告,总会给他打个招呼;坐在角落的是迈克尔,他是卖方公司的人,只要他们公司有调价的动作,他会提前给口风;旁边的是迈克尔的客户佩斯托,他周四就能提前知道《巴隆金融周刊》周六的封面。

隔着几张桌子坐着的是几个银行家,他们了解一些即将发生的收购信息。还有个人正准备进VIP区,那是个法国人,瑞士银行的。兰斯告诉我,那家伙把自己公司的程序交易信息都透露了出去。干得漂亮。如果你提前知道来自标普公司的10亿美元即将进入市场,就可以做出相应的调整。VIP区的主管似乎不想让他进来,于是我走了过去:“他跟我一起的,”我说。

这个法国人笑了,过来和我握手。我一般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可卡因,但那次我为他破例了。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小袋,塞进他手里。“我们得聊聊,”我对他说道。

作弊者的心得

我在帆船集团学到很多东西,其中一条就是不要让自己被抓到,这需要你不断改变策略。有几项原则是必须遵守的:

不要针对一件确定的东西进行期权交易,联邦调查局首先查的就是这个

保存一份记录,比如一封邮件,给自己想好各种各样的理由,就是不能提内部信息

买入时多买一点,然后在声明公开前抛出一些,以混淆视听,这样没人怀疑你是提前获知的消息

尽量不用纸质文件,用你的电话(这一点现在还需要商榷)

去找那些会从新闻中受益的衍生股,好好利用它们。如果你从埃克森公司得到的情报对该公司的供应商有利,也要好好利用这一点

准备好和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通话,要装傻,但讲话得有理有据

和其他员工讨论交易计划,但不要透露你自己的秘密

多多酬谢你的线人

这就是关于横穿马路的方法。你不太可能因为横穿马路就被罚款,即使被抓到,充其量也就是警告一下了事。但真正的风险在于那些巨型卡车,过去5年中这种风险越来越大了。先是在你准备送孩子上学的时候,有人敲敲玻璃要和你谈谈,或是在星巴克拍拍你的肩膀。调查局的人想知道所有的一切。就算你不坐牢,你的履历受到影响,也会变成一张废纸。


盖瑞在帆船遭到起诉的前几个月就离开了,现在在德克萨斯参加骑牛比赛。拉贾还在马萨诸塞州坐牢。所以说,如果你打算在金融业里横穿马路,就必须时刻注意两边的动向。
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链接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